家里的事都是我說的算,我說一老婆不敢說二

,我說往東老婆不敢往西,敢有一點違逆,我上去就一巴掌,老婆天天跟我跪著說話,老婆還承諾過,只要我把家務做完,工資上交,就允許我吹5分鐘牛。 不說了時間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