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學者研究蚊子抗體阻止登革熱等病毒傳播(圖)

由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UCSD)的一個生物學家小組研究了一種改變蚊子基因的抗體,以阻止其登革熱病毒傳播,并于1月16日在《公共科學圖書館病原體》雜志上詳細介紹了對該埃及伊蚊(Aedes Aegypti Mu)的研究成果。

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副教授 Omar Akbari 實驗室的研究人員與范德比爾特大學醫學中心的同事合作,證實發現了一種廣譜人類抗登革熱的抗體。這一進展首次標志了對四種登革熱類型蚊子的可改變方法,改進了以前針對單一菌株的研究程序,而他們設計的是一種抗體“貨物”,在傳播登革熱病毒的埃及按蚊雌性體內以合成表達。

塔塔遺傳與社會研究所成員、生物科學部(Tata Institute for Genetics and Society)的Akbari博士說:“雌性蚊子一旦吸進血液,抗體就會被激活并表達出來,這就是誘因。這種抗體能夠阻止病毒的復制,防止病毒在蚊子體內傳播,從而阻止病毒傳播給人類。這是一種強有力的方法。”

Akbari說,這些轉基因蚊子可以很容易地與傳播系統配對,例如基于CRISPR/CAS-9技術的基因驅動器,能夠在傳播疾病的蚊子種群中傳播抗體。

“令人著迷的是,我們現在可以從人類免疫系統中轉移基因和賦予蚊子免疫力。這項工作開辟了一個全新的生物技術領域,可以阻斷蚊子傳播人類的疾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登革熱病毒威脅著熱帶和亞熱帶地區數百萬人。嚴重登革熱是許多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兒童嚴重疾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泛美衛生組織(Pan-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最近報告的登革熱病例數量是美洲有史以來最高的。感染那些免疫系統受損的人,登革熱患者會出現流感樣癥狀,包括嚴重發燒和皮疹。嚴重的病例包括危及生命的出血。目前沒有具體的治療方法存在,因此預防和控制依賴于阻止病毒傳播的措施。

Akbari說:“這一發展意味著在可預見的未來,可能有可行的基因方法來控制登革熱病毒,從而限制人類的痛苦和死亡率。”,他們的實驗室目前正處于測試方法的早期階段,以同時中和蚊子對抗登革熱和一系列其他病毒,如寨卡病毒、黃熱病和基孔肯雅病毒。

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分子生物學名譽教授,塔塔遺傳與社會研究所全球主任Suresh Subramani說:“蚊子一直被認為是地球上最致命的殺手,因為它們是傳播瘧疾、登革熱、基孔肯雅病、茲卡病和黃熱病等疾病的信使,這些疾病在全球范圍內總共使65億人處于危險中,直到最近,全世界都在關注射殺這個傳播體。Akbari實驗室和TIGS的工作旨在解除蚊子身上的病菌,而不是通過殺死它而防止其傳播疾病。這篇論文表明,有可能對蚊子進行免疫,防止它們傳播登革熱病毒和其他可能由蚊子傳播的病原體。”

該項研究的合著者還包括: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研究生斯蒂芬妮·加梅茲;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生物科學系細胞與發育生物學科的安娜·布克曼和李明;加州理工學院伊戈爾·安托舍金,李新航,國立衛生研究院(臺灣)的王新偉和陳春紅,以及CSIRO健康與生物安全部的梅麗莎·克萊因、讓·伯納德·杜切敏和普拉薩德·帕拉德卡爾。

該研究的資金由國防高級研究項目局(DARPA)安全基因計劃撥款(HR0011-17-2-0047)、國家衛生研究院探索/發展研究撥款(1R21AI123937)和CSIRO內部資金提供。

圖為由Omar Akbari 領導的一個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的實驗室研究一種對四種登革熱病毒的蚊子可產生的抗體。(圖:Erik Jepsen)

來源:加大圣地亞哥分校

(美國華文網 圣地亞哥華文網 USChinesePress.com SanDiegoChinesePress.com)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