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6000篇!為什么他們非要在藥上“做文章”?

2018年,一部電影《我不是藥神》,把一個幾乎沒有走入公眾視線的領域推到了風口浪尖——醫藥行業。借電影的熱度,“新藥“迅速成為大眾話題,關于新藥研發、進口藥物審批、醫保等的內容,成了一時輿論談論的熱點。

為什么我們非要在藥上“做文章”?

站在患者、醫護人員的立場上,新藥物和新療法,是多一點挽救生命的機會——如同電影里提到的“格列衛”成了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患者的救命神藥,又比如在2018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癌癥免疫療法,讓某些絕癥患者有了一線治愈的希望。

而在另一些人眼里,醫藥的熱度,意味著機遇與生意。倒藥、倒賣信息,乃至打著新藥的幌子招搖撞騙——劣幣驅逐良幣的虛假醫療科普、被包裝成新療法的非法醫療服務,成了求生心切的患者面前的巨大障礙。

新醫藥與新療法,需要一個更科學、更可靠的溝通橋梁。

一年6000篇泛醫藥領域科普文章

 

在過去的近五年里,有家獨特的企業,圍繞新藥、新療法與生物、化學領域研究進展等專業科普領域,持續輸出著高品質的內容,并因此成為2019果殼科普貢獻獎的入圍企業。

這是一家全球性的新藥研發賦能平臺,致力于為全球生物醫藥行業提供全方位、一體化的新藥研發和生產服務,推動新藥研發進程,將更多新藥、好藥帶給全球病患的公司,也是在科普領域共同奮斗的果殼同行,藥明康德

為什么我們非要在藥上“做文章”?

2018年7月,《我不是藥神》上映并引起廣泛社會討論時,藥明康德的內容團隊發表的《格列衛誕生記:難以復制的抗癌奇跡》一文,記錄了格列衛這款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成功研制的小分子靶向藥物的研發歷史,并讓普通百姓對一款新藥的研發歷程有了基本的理解。

為什么我們非要在藥上“做文章”?

格列衛研發過程長達41年、歷經幾代科學家的研究工作,它對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有著怎樣顯著的救命奇效。這些電影本身并沒有涉及的內容,消弭了普通百姓與醫藥研發人員之間因電影產生的對立情緒。最終,這篇文章全網傳播量達到數千萬。

在過去的一年間,藥明康德共計發布了近6000篇泛醫藥領域的科普文章。一家新藥研發服務企業把科普內容做得有聲有色,貢獻出這些優質內容的,是藥明康德的科普內容團隊。

為什么我們非要在藥上“做文章”?

藥明康德的內容渠道由一系列企業媒體賬號組成,側重點各有不同。有包括面向專業讀者的泛醫藥研發領域的科普,例如圍繞新藥研發進展消息的同名官微“藥明康德”和“醫藥觀瀾”、生物化學領域基礎科學研究成果報道的“學術經緯”,醫學領域研究科普的“醫學新視點”等,這些賬號源源不斷地為從業者帶來新的資訊,讓專業的讀者時刻跟進行業最前沿的進展;除了專業知識的普及外,藥明康德也有面向公眾的健康科普內容,發布在“e藥環球”等賬號上。

作為一家在全球擁有近兩萬名研發人員的醫藥研發平臺型企業,藥明康德依托強大的研究實力與專業知識積累,得以輸出更具有專業性的科普內容——在藥明康德負責微信內容的團隊中,超過30%的成員都擁有博士學歷

也得益于這種專業性,在201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癌癥免疫療法的短短9分鐘后,藥明康德就推出了深度解讀的科普文章,借諾獎熱點第一時間向大眾科普了癌癥免疫療法的發展史,以及對癌癥治療格局帶來的改變,加深普通百姓對免疫療法的理解。

企業用心做科普,絕不是“多此一舉”

 

藥明康德接觸新媒體,其實比開始做科普內容,還要更早一些。早在2014年,藥明康德就建立了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并在第二年成立了專門的內容團隊。

而藥明康德的科普工作,則是從2016年開始的。2016年,“魏則西事件”讓公眾對醫療領域的虛假信息忍無可忍,中文互聯網世界對生物、醫藥領域的內容變得極為敏感,醫療廣告與“偽科學”內容被迅速淘汰出局。

但與此同時,及時、可靠的生物醫藥信息尚不能滿足讀者對“救命內容”的急迫需求。正是在這樣的輿論背景下,藥明康德的新媒體工作,逐漸轉向了科普事業。

在藥明康德內容團隊負責人、至今已在藥明康德工作整十年的蔡輝博士看來,科普內容的價值,首先來自給讀者和病患的幫助與關懷。在藥明康德介紹新藥的文章下,經常能收到一些病患或家屬留言,感謝新藥科普能讓他們看到希望。

特別是在罕見病領域,最近,一款針對兒童的罕見惡性腫瘤,1型神經纖維瘤病的首款藥物獲得了FDA孤兒藥資格和突破性療法認定,并授予該藥物優先審評資格,根據藥明康德團隊的反饋,這一系列圍繞神經纖維瘤病首款特效藥物的文章,收到了很多來自患兒家庭的充滿感激的留言。

為什么我們非要在藥上“做文章”?

盡管這個腫瘤在新生兒中的發病率僅有約1/3000,但在中國超過14億人口中,罕見病的案例并不鮮見。據估計,中國的罕見病患者總規模,可能將達到2000萬人,每一款“孤兒藥”的問世,都是一個個家庭的福音。

來自讀者的正反饋,正是對科普作者的最好的反饋。

其他領域的公司,也能學藥明康德嗎?

 

藥明康德的內容團隊認為,專業、靠譜的科普內容始終是稀缺的。

直到今天,盡管有著一系列專業媒體在泛醫療領域深耕科普內容,而靠譜的醫療信息,依然有著巨大的缺口。在醫療領域里,垃圾信息也在迅速翻新形態——例如,在各類大大小小的所謂“醫生在線問診平臺”上耐心為用戶回答問題的,根本不是醫生,而是一群兼職的打字員,在用各種搜索來的信息,隨意回答著用戶的病情詢問。

盡管醫藥領域的科普內容稀缺、讀者需求巨大,但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藥明康德的內容團隊始終堅持采用權威信源并由專業人士編寫的優質科普內容,為病患帶來可靠信息與希望、為從業者提供及時資訊推動全行業發展,其價值是無法用收益、成本去衡量的。

為什么我們非要在藥上“做文章”?

如果把眼光放得更開一點,在醫藥領域之外,還有更多的學科同樣面臨著優質內容稀缺,但獵奇偽科學內容泛濫的顯著矛盾——“造謠一張嘴,辟謠跑斷腿”,在當前的內容推薦算法與社交媒體傳播環境下,獵奇、偽科學內容依靠更有噱頭的標題、偏頗的立場與驚悚的結論,在普通民眾間的傳播速度,要遠遠超過專業可靠的內容。

在其他領域,藥明康德做內容的經驗,也是值得借鑒的。

第一,研究型企業做內容,其最大的優勢正是專業性——專業的研究人員,以及深耕行業的專業思維,這可以構成撰寫科普內容的可靠基石。

第二,企業做科普,需要長期投入并帶有一點理想主義的情懷。科普內容不只是塑造企業品牌形象的工具,還有更深遠的行業價值。

第三,最重要的是,好的科普內容要秉持科學、中立的立場,企業做科普,需要站在行業和讀者的角度去思考,而不是企業自身的利益。

在這個角度上看,藥明康德所提供的,除了在幾年里寫出的專業科普文章以外,還建立起一個研究型企業做科普內容的方法論。

“未來,我們期待會有另外一批專業性、研究型的企業,在各個領域做出同樣有趣且專業的科普內容。” 藥明康德的話。

作者:果殼 劉東宇

(美國華文網 圣地亞哥華文網編發 USChinesePress.com SanDiegoChinesePress.com)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