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記者王界明行蹤: 穿越時空,領略荊州歷史的燦爛輝煌(下)(第四季繽紛歸途30)

第二天用過早餐,我們就直奔荊州古城。“禹劃九州,始有荊州。”荊州建城歷史長達3000多年。自公元前689年楚國建都紀南城,先后有6個朝代、34位帝王在此建都。

然而令人納悶的是,這個古城解放后行政區劃變來變去,地盤越來越小、名字也越來越怪,甚至有段還弄出個荊沙市!這個沙就是曾經以“活力28、沙市日化”名揚全國的沙市市。誰想出來這些地名?讀著都別扭。 荊州之名源于《尚書·禹貢》:“荊及衡陽惟荊州”,為古九州之一;以原境內蜿蜒高聳的荊山而得名。荊是古代楚國的別稱,因楚曾建國于荊山,故古時荊、楚通用。讓荊州名揚天下的還是三國發生的那些事兒:因劉備借荊州而成就了三國,也因關羽大意失荊州而致三國的瓦解。

荊州古城,又名江陵城,是中國歷史文化名城之一。有保存較完好的荊州古城墻,城內東西直徑3.75公里,南北直徑1.2公里,面積4.5平方公里,城墻周長10.5公里,高8.83米,共六座城門,每座城門上均建有城樓。 荊州古城墻始建于春秋戰國時期,曾是楚國的官船碼頭和渚宮,后成為江陵縣治所,出現了最初城廓。現存的古城墻大部分為明末清初建筑。磚城逶迤挺拔、完整而又堅固,是我國府城中保存最為完好的古城垣。 荊州古城共設有六座古城門和城樓,我們是從東門開啟古城之旅。東門為迎賓門,城樓為賓陽樓、 俗稱東門樓,始建于明代,清咸豐十一年(公元1861年)重建。盡管是典型的明代建筑風格,但我們怎么看賓陽樓都不像有歷史滄桑的城樓。果不其然,城樓由趙樸初題的賓陽樓三個字證實了這一點。原來現在的賓陽樓是在30年前由國家文物保護科研所設計修復的。 賓陽樓城內就是張居正故居。從“天下第一循吏”孫叔敖到明朝萬歷首輔張居正,從荊州走出去的宰相達138位。張居正是明朝中后期政治家、改革家,萬歷時期輔佐萬歷皇帝朱翊鈞開創了“萬歷新政”。于是便有了臺灣學者黃仁宇的《萬歷十五年》。? 張居正故居原名“張大學仕府”,是張居正為珍藏皇帝獎給他的手書而興建的。前后四重院落,東為房西為園。 園內小橋流水,亭臺樓閣,假山翠竹,靈動雅致,一派江南景色。最初的張居正故居早已毀于戰火,我們現在看見同樣是當地政府于10年前在舊址重建的復制品。 古城南門邊的關帝廟原為三國時期關羽鎮守荊州時的官邸,與解州關祠、當陽關陵、洛陽關林并稱為中國四大關廟。關羽死后,歷代封謚顯赫。荊州關帝廟自建后,規模不斷擴大。至清雍正十年,廟內除奉祀關羽外,其曾祖、祖、父亦受祀,其子關平、部將周倉及楊儀、馬良皆從祀。一時,荊州關帝廟廟宇森嚴、規模宏偉。 遺憾的是,日軍侵華期間廟宇遭到了致命一擊,殿宇毀失殆盡。1987年,江陵縣政府按清乾隆縣志載古關廟建筑布局圖樣,在原關廟遺址上復建荊州關帝廟。因為是英雄出自荊州,所以關帝廟香火一直很旺。 對荊州來說,關羽的故事是永遠說不完的。這個并不算富裕的古城豪擲15億元興建了關公義園以展示關公“義薄云天”一生。園內矗立著世界最大體量關公青銅雕像,是當代藝術大師韓美林的收山之作。 雕像總高58米,寓意關公一生度過了58個春秋,重1200余噸,內部采用鋼構固定,外貼4000多片青銅片。關公圣像雙目微醺,不怒而威,側身迎風而立,右手拖一把70米長大刀,整個身軀如山巒般屹立。 望著巨大的雕像,我的腦海卻閃過楚先祖熊繹盟會受辱后憑著一股“不服周”的精神,“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在自然條件很差的荊山開國立業,最后成為江漢一帶的霸主。一個忘記來路的民族是沒有出路的。同樣,一個缺乏開拓精神的民族,遲早也將被歷史車輪輾壓拋棄,更別指望財神眷顧你。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若侵權望恕不恭。請聯系QQ:467830483,即刪。

作者簡介:王界明,首席記者。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曾就職于上海新民晚報,特區開放時應聘于珠海特區報工作迄今。出版的著名書籍有:【浪漫之城中國·珠海】、【鄧小平與騰飛的珠海】, 和主筆編寫的【南海春潮系列】,以及大量有關深圳、珠海和廣東沿海地區改革開放的報道。作為一名資深記者,王界明的報道經常會發掘一些無人知曉的事物,讀來令人興趣盎然……. 本網將轉載他如考古般的,簡潔但具有涵義的圖片報道。

編者按:人生故事,娓娓道來。讀者分享心路旅程。【美國華文網】和【圣地亞哥華文網】即日起將陸續刊登華人思鄉愛鄉、嘔心奮斗或旅途觀感等故事。歡迎大家踴躍投稿配圖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