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記者王界明行蹤: 翻山越嶺到達荊楚之地(第四季繽紛歸途26)

沿著福音高速南下不到兩個小時車程,我們便來到了十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十堰是我國著名的汽車城。如今隨著東風汽車總部遷至武漢,汽車城已其實難副。
  原計劃我們是過了十堰轉去神農架,然后翻過大巴山脈向南到達昭君故里,再沿長江西行至巫山看三峽。但天氣預報老提供沿途不穩定的狀況,在風雨莫測中行駛幾百公里的盤山公路,實在是件非常冒險的事兒。最后我們只好調整行程,繼續沿著高速向東前進。
 

盡管還是在崇山峻嶺中盤旋,但是我們已經告別了秦嶺山脈,進入大巴山脈。神農架林區屬于大巴山脈,其最高點神農頂也是大巴山脈的最高峰。西望隱匿在山巒疊嶂深處的神農架,我們還是有點戀戀不舍。

神農架因華夏始祖炎帝神農氏在此架木為梯,采嘗百草,救民疾夭,教民稼穡而得名。神農架是中國首個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與生物圈自然保護區、世界地質公園、世界遺產三大保護制度共同錄入的“三冠王”名錄遺產地。然而,令人驚訝的是神農架擁有那么好的自然資源,居然一直還帶著國家貧困縣的帽子。
去不成神農架,我們卻很快到達了武當山。剛離開崆峒山沒幾天,就來到了另一座道教名山,這讓我們有點措手不及。自從被明代皇帝封為“大岳”和“皇室家廟”,武當山便以“四大名山皆拱揖,五方仙岳共朝宗”的“五岳之冠”地位聞名于世。
我們在崆峒山時就聽說張三豐的名字。當地人一直堅持太極拳是張三豐在崆峒山創立的。然而到了武當山,張三豐又成了武當派的開山鼻祖。因為去了崆峒山、終南山,我們對同時道教圣地的武當山興趣寡然。
來之前我們就聽說上一次武當山收費很離譜。果不其然,門票140、景點區間車100、纜車170,這還不包含其他名目繁多的另行收費的景點。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年光門票收入就是23億元。而黃山的門票收入居然還不及武當山的四分之一。
入選《世界遺產名錄》、整體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國家5A級旅游區、國家森林公園、中國十大避暑名山、入選最美 “國家地質公園”,等等。武當山的每一塊招牌都是金光閃閃亮瞎眼,但我們和武當山無緣,所以就打了卡就繼續趕路。
我們離開武當山上了高速就看見著名的丹江口水庫。這個亞洲第一大人工淡水湖,是我國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水源地,國家一級水源保護區。丹江口水庫總面積846平方千米,被稱為漢江的天然水位調節器,有“亞洲天池”之美譽。
丹江口大壩建成后,楚國的古都丹陽就被淹沒在庫區的腹地。望著浩淼的庫區,我們想起了屈原。屈原流放時在這里寫下了許多詩篇,“誠既勇兮又以武, 終剛強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靈, 子魂魄兮為鬼雄。”這首《國殤》里描寫的秦楚丹陽之戰就發生在這里。
據說水庫岸邊有春秋戰國古墓群,發掘的出土文物編鐘座楚墓中出土的7000余件珍貴文物記載著昔日繁榮,其中楚令尹子庚墓中出土的編鐘是全國出土編鐘中青質最好的一套。在這里出土的銅禁將我國熔模鑄造工藝的歷史提前了2000多年。
庫區上游的荊關鎮有我國北方13個省市唯一保存完整的清代五里長街、山陜會館、法海寺等古建筑,下游保存有河南省最完好的唐代壁。可惜我們沒有更多時間在庫區逗留,就又轉回福銀高速往襄陽駛去。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若有侵權望恕不恭。聯系QQ:467830483,即刪。)

作者簡介:王界明,首席記者。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曾就職于上海新民晚報,特區開放時應聘于珠海特區報工作迄今。出版的著名書籍有:【浪漫之城中國·珠海】、【鄧小平與騰飛的珠海】, 和主筆編寫的【南海春潮系列】,以及大量有關深圳、珠海和廣東沿海地區改革開放的報道。作為一名資深記者,王界明的報道經常會發掘一些無人知曉的事物,讀來令人興趣盎然……. 本網將轉載他如考古般的,簡潔但具有涵義的圖片報道。

編者按:人生故事,娓娓道來。讀者分享心路旅程。【美國華文網】和【圣地亞哥華文網】即日起將陸續刊登華人思鄉愛鄉、嘔心奮斗或旅途觀感等故事。歡迎大家踴躍投稿配圖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