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波渡盡好涼秋—東歐游記?波蘭(李弘毅著)

作者李弘毅:新浪微博“游方之舟”、美國《神州時報》中國新聞采編主任、榮休教授。

六、波蘭:守望歐洲十字路口的白鷹
波蘭國徽的紅色盾面上繪有一只頭戴金冠、舒展雙翼的白鷹,象征波蘭不屈的國家精神。波蘭歷史上處于歐洲的十字路口,同為斯拉夫人的俄國屬于東正教,而波蘭卻屬于天主教;波蘭也曾是基督教文明抵抗蒙古人的最后一道防線。波蘭處于強鄰俄德奧之間的波德平原,平均海拔只有173米,平坦地勢幾乎無險可守。早在從克拉科夫遷都華沙的第一共和國(15世紀中葉-1795年)時期,波蘭與立陶宛結盟,成為歐洲中強國家,強鄰似乎是上帝對波蘭的詛咒,1772年,1793年,1795年,由俄國主導,俄羅斯、普魯士、奧地利分三次瓜分了波蘭。拿破侖侵俄時期短暫復國之后又被俄國第二次亡國。整個國家淪亡達123年之久。1920年乘俄國內戰之亂,波蘭在華沙戰役擊敗紅軍而獨立。但是1939年德蘇又瓜分了波蘭。二戰之后波蘭加入蘇東社會主義國家陣營,蘇波邊境按照1939年蘇聯實際的控制線劃分。1989年之后波蘭團結工會領導人瓦文薩成為波蘭總統。1990年12月,波蘭政府繼承了倫敦流亡政府的法統。從倫敦流亡政府總統手中接過波蘭第一共和國國旗、憲法原件和總統印信。波蘭國歌《波蘭沒有滅亡》,用肖邦的《馬祖爾卡》舞曲為主旋律,作為波蘭軍團的戰歌,表現出波蘭雖然歷經屢屢亡國的災難,但是極為頑強的民族精神。對波蘭與鄰國之間的歷史宿怨的了解,可以讓我們在波蘭旅行遇到文物遺址時,有更深刻的理解和情感體驗。
旅行車進了波蘭的奧斯維辛小鎮。1939年納粹德國將奧斯維辛的波蘭語”O?wi?cim”改成了德語”Auschwitz”。
圖:波蘭奧斯維辛集中營2號門口
火車鐵軌直通營區門的經典鏡頭,是二號比克瑙集中營。曾經關押和屠殺了來自歐洲各地的猶太人和其他民族平民。
圖:奧斯維辛集中營復建的電網和哨樓
復建的牢房廁所等迄今散發著怪味,令人欲嘔。在耶路撒冷大屠殺紀念館,我曾聽到這里“不是為了復仇而是為了真相”。
圖:奧斯維辛集中營前身披以色列國旗的猶太少女
“眼前就是真相,你又怎么去做?”我想問前面的猶太少女。她身披的以色列大衛星國旗,已經明白地昭示了受難者后代的回復。奧斯維辛集中營讓所有被壓迫民族的警醒,自強自立是民族唯一生存之路。
波蘭克拉科夫(Krakow),建城于7世紀,是波蘭中世紀古都。從1320年起,克拉科夫為國王的加冕地。18世紀遷都華沙后,這座700年的古城隨著波蘭被三次瓜分滅國的厄運,先后分屬過奧地利和德國等,幸運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它是波蘭唯一保存完整的古城。
圖:波蘭克拉科夫的瓦維爾城堡
縱貫波蘭的維斯瓦河畔,瓦維爾城堡的紅墻和教堂青銅綠頂,顯擺王室的莊嚴雄偉。瓦維爾教堂是歷代國王加冕與安葬之地,還有2010年神秘墜機身亡的萊赫?卡欽斯基總統。
圖:克拉科夫的圣母瑪利亞教堂
走進建于1257年的歐洲最大的中世紀集市廣場,磚紅色的圣母瑪利亞教堂是克拉科夫的地標性建筑,它融哥特式、巴洛克式、文藝復興式樣為一體,具有特異又和諧的美感。夕陽西下,鐘樓正點的號角吹起,卻又戛然而止。這是為了紀念發現蒙古軍入侵、報警時中箭身亡的號手。
圖:克拉科夫的集市廣場馬車
集市廣場的噴泉雕像旁,波蘭美女駕著馬車,帶你游覽周邊的古跡和美景。當然,也有時尚女郎正在街頭勁爆地拉粉呢。
圖:克拉科夫的舊城街頭拉粉的時尚女孩
天色漸晚的克拉科夫舊城街頭,懷舊又時尚的街景,獨特的韻味與美食的香味,令人流連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