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波渡盡好涼秋—東歐游記?匈牙利(李弘毅著)

作者李弘毅:新浪微博“游方之舟”、美國《神州時報》中國新聞采編主任、榮休教授。

五、匈牙利:脫亞入歐的基督教之盾
?在東方的斯拉夫人與西方的日耳曼人之間的匈牙利民族,具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傳統和風格。公元9世紀時烏拉山西麓和伏爾加河灣一帶的馬扎爾人游牧部落向西遷徙到多瑙河盆地定居。公元1000年,匈牙利大公伊什特萬一世在匈牙利推行天主教,并獲天主教教皇加冕成為匈牙利第一位國王。歸化的匈牙利由此成為基督教世界抵御其它文明入侵和沖突的盾牌。先后抗擊13世紀蒙古金帳汗國、16世紀奧斯曼帝國的入侵。15世紀在馬加什國王統治時期,匈牙利成為文藝復興時期歐洲的藝術文化中心之一。匈牙利國王曾與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結成共主邦聯,并且與波蘭、波希米亞曾組成過維謝格拉德集團(1991年波蘭、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四國結成的同盟也沿用這名字)。二戰最后一年的“布達佩斯戰役”,蘇德雙方100多個師鏖戰102天,幾乎摧毀了布達佩斯城市。現在游覽的建筑和橋梁基本都是后來重新建造。經歷1956年匈牙利十月事變和1989年風波之后,匈牙利又重歸歷史的傳統。
接近黃昏時分,我登上了多瑙河游船,游覽兩岸的布達佩斯城市景觀。
匈牙利布達佩斯(Budapest),塞切尼橋橫跨右岸布達城堡山與左岸佩斯市區,構成多瑙河兩岸與諸橋中最古典又最壯美的主景。
圖:匈牙利布達佩斯的鎖鏈橋兩岸的城區主景
從游船右望布達城堡山上的皇宮,左顧國會大廈。日落后的云影里,宮殿教堂的剪影依然顯得雄偉,又充滿滄桑感。
圖:多瑙河畔布達的城堡山舊皇宮
多瑙河諸橋中,最浪漫的情人橋是綠橋與白橋。
圖:多瑙河的綠橋與布達的蓋勒特主教山的解放紀念碑
綠橋仿鏈型的橋身顯得矯健,橋柱頂端有四只獵鷹銅雕。它以雙皇丈夫弗朗茨 · 約瑟夫名字命名。多瑙河畔最高的蓋勒特主教山,聳立著解放紀念碑,一個雙手高舉棕櫚葉的女性青銅雕像,仿佛正在祈禱和平————為這座曾經遭受過蒙古入侵、奧斯曼帝國統治和二戰摧殘的古老城市和人民。
圖:多瑙河上的白橋與佩斯的
白橋簡潔的橋型,顯得清雅,像茜茜公主,以她的名號命名為伊麗莎白橋,以紀念1898年被人暗殺的奧匈帝國皇后伊麗莎白·阿馬利亞·歐根妮。橋的佩斯端有建于13世紀的古老的內城本堂區教堂。
圖:多瑙河游船上觀看的沿岸景觀
登上匈牙利的布達城堡山,新哥特式的馬加什教堂,是城堡山的最高建筑,也是歷代匈牙利王的加冕儀式的“加冕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