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波渡盡好涼秋—東歐游記?德國(李弘毅著)

作者李弘毅:新浪微博“游方之舟”、美國《神州時報》中國新聞采編主任、榮休教授。

今年暑期里,我又習慣地重看了前蘇聯電影系列片《解放》。帶著刷新的記憶,開始東歐之旅。走過曾經是前蘇東社會主義國家陣營、前蘇聯占領區、天主教的神圣羅馬帝國疆域??????,旅經六國都市與鄉鎮,追念舊日繁盛的遺跡,更分享復興中的文化風情。古詩云:“劫波渡后兄弟在,相視一笑泯恩仇”,“如今識得愁滋味,卻道是天涼好個秋”。有幾分道出了我從飛機舷窗回望時的心情,就以此為題展開我的旅程吧。

一、德國:紅色褪盡后的普魯士本色

五年前,為參加女兒在德國漢諾威阿爾伯特公爵古堡里舉行的婚禮,我曾以自由行方式游歷了法蘭克福—萊茵河谷—科隆—漢諾威—慕尼黑等西德地區,然后,告別了德國親家,我從慕尼黑直接坐臥鋪夜車去了意大利的佛羅倫薩。沒有去東德地區旅行,一直成為我的遺憾。于是,我特意選擇了東德為首站的東歐旅行。

初秋,車窗外雨霧里的柏林。

圖:德國柏林蘇軍紀念塔

柏林蘇軍紀念塔及周圍的戰炮坦克,依舊令人望而生畏。1945年4月15日至5月8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東部戰線蘇聯紅軍十次打擊的最后決戰,蘇軍250萬人對德軍80萬人,經過23天鏖戰后的柏林(加上對柏林的13次空襲),市區90%的建筑被摧毀。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城市被分割為四個盟軍占領區域,東柏林成為了東德的首都,而西柏林事實上成為了西德在東德的一塊飛地,被柏林墻圍住。

圖:商業區的弗里德里希大街,橫亙著查理檢查站。柏林墻危機時,美軍坦克與百米內的蘇軍坦克對峙著。

圖:德國柏林勃蘭登堡門

1991年,德國議會投票決定在2000年之前將首都從波恩遷回柏林。此后柏林展開了大規模的重建工作。在國會大廈北面修建了新的國會和總理府。以前是柏林墻腳下布滿地雷的警戒地帶的波茨坦廣場重新成為柏林的商業中心。德國已經恢復了其在歐洲的文化和經濟中心地位。

圖:德國柏林國會大廈

曾經插上蘇聯國旗的帝國大廈與勃蘭登堡門修復了原狀。但是,柏林仍然深深地刻下了二次世界大戰的傷痕。

圖:德國柏林猶太人紀念墓地

柏林又新添了猶太人紀念墓地。我在柏林大教堂對面街角的樹林里的馬恩廣場,找到了全球共產主義的共同祖師爺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