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但九個被阻 想到美國簽證越來越難(圖)

8月22日是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開學日。9個中國留學生暑期后返回美國途中,在洛杉磯國際機場入境時被遣返。據美媒報道,他們都是在校本科生,都不是第一次入境美國,有人已臨近畢業。從簽證有效期縮短到被行政審查,再到簽證被直接撤銷,留學美國似乎潛伏著越來越多意外。

1

被撤銷和被延誤的

如果一切順利,8月15日這天,20歲的中國留學生小東將從成都出發,漂洋過海17個小時,在洛杉磯國際機場落地,再轉機去他的留學所在地——美國亞利桑那州。

他是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SU)的本科生,航空航天管理專業的飛行員方向。新學期開學后,他將升入大三,奔波于教室和機場之間,為考取第一張飛行執照作準備。10月份,他還打算曠幾節課去趟紐約,到聯合國總部參加Leaders Week,拍攝各國政商精英搭乘的專機。

但這些沒有發生,一封郵件改變了他原本的生活軌跡。

7月22日,暑期中的小東正在北京,和朋友在一家小餐館吃飯。午飯間隙,他習慣性地掏出手機,點開郵件圖標右上角的小紅點,屏幕上出現幾行中文,第一句寫著:

“我們在此通知您,美國國務院撤銷了您的美國簽證。

看到郵件后他閃過的第一念頭是:“詐騙。” 他的赴美簽證是學生簽證(F1),五年有效,2022年才到期。

但詐騙的可能很快被排除。郵件里既沒有需要回復的電話,也沒有網站鏈接,只有“通知”本身,且落款寫著:美國駐廣州總領事館,就是當初申請簽證的地方。

2分鐘后,小東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同學汪林也收到了相同內容的郵件。汪林是地理專業,開學后大四,明年即將畢業。這份通知意味著,他們失去了再次進入美國國境的資格。

“很懵。” 除了這兩個字,小東和汪林找不到更多語言描述當時的感受。直到一個月后,美國媒體爆出亞利桑那州立大學9個中國留學生在洛杉磯國際機場被強制遣返的消息時,小東和汪林才知道,“還有人和自己一樣(處境)”。

媒體稱,在開學日8月22日的前幾天,美國海關通過對行李和電子設備的檢查,拒絕這9名中國留學生入境,并要求他們自費購買返回中國的機票。

8月,9名中國留學生在洛杉磯國際機場被遣返,上圖是洛杉磯國際機場。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簡稱CBP)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美國移民與國籍法案》列出了外國人被拒絕進入美國國境的60多個理由,“基于檢查所發現的信息,這9名留學生被禁止進入美國”。

Reddit論壇上有自稱知情者的網友透露,美國海關此次不是針對這9位中國留學生,在這次檢查中,大約20至30人被暫時扣押。

而在東部城市波士頓的洛根機場,一名來自巴勒斯坦的哈佛新生在8月23日被驅逐出境。他在機場被盤查了近8個小時,最終,移民局官員以“發現其社交媒體的好友列表中有人發表反美言論”為由,撤銷其簽證并將其遣返。

被簽證波及的留學生不止這些。一名留學中介告訴《極晝》,往年7月入學的學生,一般6月份才開始申請簽證,但今年普遍提早到5月,“為了避免遭遇行政審查,時間拉長,趕不及學校開學。”

(注:美國簽證行政審查制度,簡稱check,簽證申請者和領事官面談后,部分簽證會被要求額外的信息排查,期限一般在3周到3個月。)

還有簽證快到期的學生,學業沒完成不敢回國的不在少數,“一出境,如果簽證失效,要續簽,就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位于美國西南部的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坦培分校。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

沒有給出的原因

關于9個留學生被遣返,美國政府至今沒有給出具體的理由。

坊間流傳的一個版本來自當地媒體ABC15,有知情人透露遣返原因是學生請人代寫作業,存在學術欺詐行為,違反了學生簽證的相關規定。

隨后,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發表聲明,稱“學術欺詐行為”的指控不成立,且“唯一能夠認定學生違背學術誠信的,是學生注冊的學術機構,美國海關沒有權力下此論斷”。

這所大學位于美國西南邊境的沙漠地帶,與墨西哥交界,是一所綜合性公立大學,在本科留學生圈很受歡迎。5萬學生中,有大約3400名華人留學生。留學中介基本都知道,這里本科申請錄取率高,“有些語言成績沒達到也可以提前錄取”。

遣返事件發生后,校長Michael Crow寫信給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Kevin McAleenan和國務卿Michael Pompeo,要求對監視留學生以及他們電子設備的行為提供符合“正當程序”的書面解釋,信里還直接提出對邊境審查的程序疑問:

“國際學生抵達洛杉磯機場后審查的“標準程序”是什么?誰來負責審查?審查者接受過什么樣的訓練?這些審查者會說中文普通話嗎?拒絕學生入境的客觀標準是什么?”

和這9個留學生一樣,小東和汪林也沒有得到簽證被撤銷的具體理由,他們自己找到了一個可能。

收到領事館郵件當天,另兩個持旅游簽證的朋友幾乎在同一時間也收到了撤銷簽證的通知,小東馬上想到,去年3月份,他們四人曾一起參觀過美國尤馬航展(YUMA AIRSHOW)。

這個航展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尤馬基地的開放日,每年都有來自世界各地幾萬人參觀,可以看到各種型號的飛機,對參觀者的身份不做任何限制。

小東他們在一個停機坪門口接受完常規安檢就進去了,“里面非常開放,想去哪就去哪。”

但是,在里面看展的時候,他們四人先后被海軍憲兵攔下,檢查護照,大概10分鐘。至于為什么突然盤查身份,小東說官方沒有解釋,“聽說是現場有人翻越圍欄拍飛機,也有說法是看到拿相機的就查。

在航空展上被攔下查詢證件,對小東來說早已習慣。

到美國后,他經常參加航空展,也去過美國空軍日常訓練基地外面拍照。從記事起,他就喜歡飛機,玩具都是飛機模型,上了高中開始拍飛機。為了去美國考飛行執照,他早早規劃好自己的未來:高中念學校的國際部,高二準備英文語言考試,一進高三就開始寫材料,遞交申請。

“(拍飛機)聽起來敏感,但在美國是非常合法的。有美軍飛行員向他揮手打招呼,還有人直接跑過來告訴他更好的拍攝位置,飛行員還會在facebook上聯系他要照片。

當然,被查證件也是常事。要不是因為同去尤馬航展的四個人同一天被撤銷簽證,小東都沒有聯想到那次航展。

但這也是他的推測。出事以后,汪林曾給領事館打過電話,對方只確認了郵件是領事館發的,但對內容沒作任何說明。他們不理解,“撤銷我的簽證,你應該提供法律依據,告訴我,是哪里違反了規定。

四人中的其中一個朋友特意去美國領事館當面詢問緣由,對方回復:“你做了什么自己清楚。” 隨后在他的簽證上蓋了個章:“Revoked”。

翻譯過來的意思是:撤銷簽證,比“Cancel”更嚴重,可能伴隨遣返,或者2年、5年甚至永久禁止入境的懲罰。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校長致信國土安全部門官員和美國國務卿。圖片來源:網絡。

3

簽證越來越難

美國簽證對中國留學生友好度的變化,在一些年份和數字里有蹤可尋。

2015年,奧巴馬政府曾把中國赴美留學生簽證(F-1學生簽證)有效期延長至5年。但從2018年6月開始,部分專業領域比如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專業)的簽證,有效期被限制在1年。

簽證有效期的縮短,意味著簽證持有者每年都必須重新申請簽證,重新申請簽證面臨兩種風險:一種是直接被拒絕;另外一種是大部分留學生都遭遇過的行政審查制度。

一個留學生建立的簽證信息網站Checkee.info顯示,2012年1月,被行政審查(Check)的平均等待時間是20天,而2019年這個數據變成了39天。“Check”頻率比較高的專業有生命科學、計算機、信息工程等。

被認為是掌握敏感信息和技術的學術交流領域成了“重災區”。就連曾經的國際計算機學會圖靈獎得主以色列人Adi Shamir教授,今年也因為赴美商務簽證被拒絕而無緣自己創辦的RSA大會(國際學術頂級會議)。

對于這種變化,在美國留學6年的何欽有切身感知。

2016年以前,他每次續簽都順風順水,既無被拒,更無審查。本科入學時,他所在的生物專業的10個留學生里,僅有1個加拿大籍的學生被“Check”。但2018年以后,他自己就遭遇過2次“Check”。

“這個過程你只能等待,其它什么都做不了。”何欽說。第一次審查了1個月,他錯過了學校的開學周;第二次審查時間變成了2個多月,最后他沒能趕上自己的畢業典禮。

何欽在讀高二的時候就決定要學生物專業。他首先想到了美國,“在生物制藥領域,其它國家和美國的差距是很難追上的,尖端企業對某個項目一年的投入,比其它小公司的市值都可能更高。”

但從美國國務院的統計數字來看,2017年共發放39.35萬份學生簽證,比上一年減少17%,其中面向中國的學生簽證數量減少大約3.5萬份,下降24%。

美國媒體將這些變化歸結于政治氣候的變化。

特朗普上臺以后,頒布了一系列移民限制政策,包括下令暫停接收一切難民,暫時禁止來自七個穆斯林國家的公民入境。其中,“買美國貨、雇美國人”(Buy American, Hire American)的行政令,被認為和目前許多留學生簽證的困境相關。

在實際操作中,這項指令影響了對國外專業技術人員的工作簽證H-1B的發放。據BBC報道,美政府官員指出,H-1B應被授予擁有較高技能的工人,但實際上往往被給予技能較低的雇員。這些政策的直接作用是美國政府直接收緊對各類簽證的審查。美國國內有人認為,在給外國低層次勞工帶來就業機會的同時,已經令美國失業者處于不利地位。

最明顯的變化是,今年5月31日起,美國國務院更新了移民和非移民簽證申請表,要求簽證申請人要提供包括社交媒體信息內在的信息。在過去,只有去過恐怖組織控制地區的申請人,才被要求提供這些額外信息。

一位經常去美國的外事機構從業者告訴《極晝》,他在洛杉磯國際機場曾被單獨帶到小房間檢查手機,同行的朋友因為社交軟件里存有色情視頻被遣返,從那以后,他養成一個習慣:

入關前刪掉手機上的社交軟件,順利入境后再安裝回來。

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入境人員都要接受其檢查,執法人員擁有準許入境的最終決定權。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4

“這個暑假不太平”

根據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聲明,在洛杉磯機場被遣返的9名留學生目前已經回國,以網課方式繼續學業。

但關于他們的討論沒有停下來,焦點集中在國家安全和學術自由。美國社交媒體上一種普遍的觀點認為,出于國家安全考慮,應該多加防范。而學術界更傾向于表達對學術交流的自由和多樣性的重視,“對外國學生的審核行為將會使美國喪失最好的人才。”

今年7月,哈佛大學校長曾致信美國國務卿,指出常規的移民程序,像家庭簽證、續簽,現在因為行政審核延期,甚至被拒,越來越多的學生和學者也因此錯過了重要的學術活動,“簽證政策針對某些國家的學生和學者進行了更嚴格的審查,正在引發更大的擔憂。

弗吉尼亞州公立大學喬治梅森大學的校長則說得更直接:“目前的政策正在釋放一種信息,這里并不歡迎有才華的人。”

美國國際教育協會的數據顯示,2016年在美100多萬國際學生為美國經濟貢獻了390億美元。“外國留學生給整個州(弗吉尼亞州)帶來了數億美元的收入”,喬治梅森大學校長說,大學里的人并不希望這一趨勢會下降。

今年3月,小東也遇到了他在美國最嚴格的一次審查,時間長達2小時。

盡管調查結果沒有問題,但海軍憲兵還是要求他簽署一份“不得再進入海軍舉辦、管轄的航展”的文件。這次審查讓他對留在美國徹底失去信心。

7月份收到簽證撤銷的消息后,小東認真想過自己的將來。轉回國內大學讀書,因為沒參加過高考,這條路不太現實;中美兩國的飛行員培訓體系也有差異,兩邊對接不上。

當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表示愿意為他提供一份擔保文件,讓他重新申請簽證時,他拒絕了。他讓遠在美國的同學打包行李郵寄回來,房子辦理轉租,買的那輛車,也正在轉手。

現在,他開始學習日語,準備明年到日本重讀大學一年級,學攝影相關專業,“開不了飛機,就專門拍飛機吧”。

汪林還剩5門課要修,以網課方式完成。但他對接下來的生活惴惴不安,“國內教育部對境外學歷、學位的認證體系里并不包括網課,一旦有招聘單位要求認證,是不是我只是個高中文憑?”

父母把簽證原因歸結于他“不好好學習、到處拍照闖禍”。在微博上,他們的遭遇被網友貼上“崇洋媚外”的標簽:“放著國內學校不上,非要到國外去遭罪。

9月初,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國際學者中心的工作人員主動聯系小東,把他錯認成9個被遣送回國的學生之一,問他:“你在洛杉磯機場是否向美國海關出示過什么信息?”

小東自然不知道。他記得工作人員說,近期越來越多人向學校報告了自己的簽證問題,“這個暑假不太平。”

(應受訪對象要求,小東、汪林、何欽為化名)

本文轉載自【極晝工作室】文蔡家欣 編輯陶若谷

注:凡華文網引用、摘錄或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本網對其觀點和真實性恕不負責。美國華文網,圣地亞哥華文網致力于幫助文章傳播,希望能夠與作者建立長期合作關系。若有任何問題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