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滕森承認殺害章瑩穎 細節恐怖(圖頻)

(美國綜合消息)經歷近兩年反復波折后,備受關注的章瑩穎案終于在美國正式開庭。

當地時間12日,檢方檢察官在開案陳詞中指出,嫌犯克里斯滕森“綁架了她(章瑩穎),謀殺了她,掩蓋了他的罪行”,并詳敘了章瑩穎死亡前遭遇的可怕細節:遭遇強奸、毆打和斬首。

辯護律師一反過去兩年拒不認罪的姿態,首度承認克里斯滕森殺害了章瑩穎,但稱他作案時生活因婚姻問題遭遇動蕩,仍要求進行無罪辯護。

所以問題來了,克里斯滕森為何會突然承認罪行?他會不會被判死刑?

案件是在伊利諾伊州皮奧里亞聯邦法院開庭審理的,此時距章瑩穎2017年6月9日失蹤已過去整整兩年。

根據庭審程序,檢方和辯方將在庭審開始后分別做開案陳詞。據美國媒體報道,聯邦檢察官尤金·米勒花了將近45分鐘詳敘了章瑩穎死亡前的可怕細節。

根據米勒的描述,克里斯滕森假扮成一名臥底警察,說服章瑩穎上了他的車,然后將她帶回自己的公寓。在公寓內,克里斯滕森強暴了章瑩穎,并掐住她的脖子長約10分鐘。隨后,克里斯滕森將章瑩穎帶去浴室,用棒球棒擊打她的頭部,并在最后割下了她的頭。

為了掩蓋罪行,克里斯滕森清理了他的公寓和車輛,但調查人員在公寓內床墊和棒球棒等處發現了血跡,而DNA測試結果顯示這些血跡屬于章瑩穎——

“他綁架了她,謀殺了她,掩蓋了他的罪行。”

在接下來的辯方開案陳詞中,辯護律師喬治·塔瑟夫表示,“克里斯滕森對章瑩穎的死負有責任,他殺害了章瑩穎。”這是將近兩年時間中,辯方首度承認克里斯滕森殺害了章瑩穎。

(章瑩穎失蹤前監控畫面。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塔瑟夫稱,克里斯滕森正在“為他的生命受審”,但有幾個“事實問題”必須在量刑前得到辯論,比如克里斯滕森在作案時生活正因婚姻問題遭遇動蕩,曾尋求心理咨詢以解決殺人和自殺的念頭。

據美國媒體報道,克里斯滕森在法庭上“表情平靜,偶爾微笑”,不時與辯護律師低聲交談。

證據疑云

控辯雙方交鋒細節披露后,可能很多人會問,既然克里斯滕森都承認殺害了章瑩穎,他應該會被判死刑吧?

不一定。

首先,開案陳詞并非直接證據。在接下來的庭審中,檢方描述的可怕細節將由檢方提供的證人、證據逐一表明。

簡單來說,控辯雙方在法庭上的陳述只是漫長庭審的開端,不管檢方的指控如何令人發指、辯護律師是否承認克里斯滕森殺了人,都是“口說無憑”,需要大量的證據來證實。

(當地時間2017年7月3日,美國伊利諾伊州厄巴納,美國聯邦法院將首次對克里斯滕森舉行法庭聆訊,當地華人在法院外集會,呼吁伸張正義、嚴懲兇手,拒絕嫌疑人取保候審。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其次,辯方律師承認克里斯滕森承認殺害了章瑩穎,并不意味著克里斯滕森本人的認罪。比如在法庭上,對于檢方描述的那些可怕細節,辯護律師和克里斯滕森都沒有承認。

辯護律師承認克里斯滕森殺人,大概率是辯方的一個辯護策略。塔瑟夫律師稱嫌犯的生活因婚姻問題遇到麻煩,精神有問題才“造成了章瑩穎的死亡”,就是試圖使陪審團相信,克里斯滕森“罪不至死”。

還有一個問題在于,檢方獲取的證詞可信度。

檢方描述的章瑩穎被殺害的可怕細節,來自警方竊取的克里斯滕森與女友的電話錄音。但辯護律師稱克里斯滕森當時喝了很多酒,言下之意是醉酒時所說話當不得真。

另一個細節也令電話錄音可信度打了折扣。克里斯滕森在電話中對女友吹噓,章瑩穎是他的第13個受害者。但按辯護律師的說法,沒有證據表明他在章瑩穎之前殺過任何人,檢方目前也尚未將他與其他任何案件聯系起來。

死刑爭議

12日的庭審,只是漫長訴訟的開端。整個訴訟預計持續兩個月時間,共分為三個階段:

挑選陪審團、定罪階段和量刑階段。

庭審開始前一天,歷經兩周,控辯雙方從400多名候選人中挑出了12名正式陪審員和6名候補陪審員,他們將決定克里斯滕森的命運。

定罪階段,如果12名陪審員一致認為克里斯滕森“有罪”,則直接進入量刑階段;但只要有1人不同意“有罪”,案件就會進入“流審”,案件繼續進行訴訟;如果12名陪審員一致認為克里斯滕森“無罪”,他將被當庭釋放。

目前來看,克里斯滕森被定“有罪”的可能性很大。但不確定性在于量刑階段——同樣12名陪審員必須達成一致,他才會被判死刑。

一個大背景是,美國近些年死刑判決數逐年下滑,謹慎作出死刑判決成為一種趨勢。而在死刑判決中,最終能被執行的只是一小部分。以2017年為例,全美僅23人被執行死刑,但有數百名死刑犯處于監禁中。此外,被執行的死刑案例大部分發生在南方州,而伊利諾伊州屬于美國北方。

另外,伊利諾伊州自2011年起廢除了死刑。根據美國法律,在已經廢除死刑的20多個州中,聯邦機構有權對少數案例被告求處死刑(這些被告通常犯有重罪)。2018年2月,時任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批準了對克里斯滕森進行死刑審判,令后者成為伊利諾伊州2011年以來第一個面臨死刑的被告。但這也讓該州不少廢死支持者不滿,認為聯邦機構“無法無天”,有強力干涉州權之嫌。

在這種情況下,要求12名陪審員一致支持判處克里斯滕森死刑,難度可想而知。陪審員中只要有一人是持有廢除死刑理念的,那克里斯滕森就有可能逃過死刑。

章瑩穎父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他(克里斯滕森)絕對應該被判死刑”,至少就目前來看落空的可能性比較大。江歌案最終審判前,江歌媽媽也請求判處兇手陳世峰死刑,但陳世峰最終只是獲刑20年。

(當地時間2019年6月12日,美國伊利諾斯州皮奧里亞,章瑩穎母親葉麗鳳(右)和弟弟章新陽(中)抵達美國法院。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當然,就此斷定克里斯滕森的命運,同樣為時過早,關鍵還得看檢方能否提交出過硬的證據。且看美國法庭如何審理。